来自 心境 2019-05-17 11:21 的文章

有责任心就一定能想出办法

  有责任心就一定能想出办法

  所谓责任心,就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并对他人、对集体、对企业、对社会承担责任和履行义务的自觉态度。而执行力,就是履行自己的责任,全力以赴地工作,按时按质按量完成任务。有这样一道数学题: 90%X90%X90%X90%X90%=? 结果约是53%。 因为,我们工

  所谓责任心,就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并对他人、对集体、对企业、对社会承担责任和履行义务的自觉态度。而执行力,就是履行自己的责任,全力以赴地工作,按时按质按量完成任务。有这样一道数学题:

  90%X90%X90%X90%X90%=?

  结果约是53%。

  因为,我们工作的过程是由一个一个细微的环节串联而成,每个环节都以上一个环节为基础,如此环环相扣的一系列过程之后,起初"只差一点"的90分最终带来的结果可能是一个不及格的分数。这个分数意味着时间、资源的浪费,意味着效率低下甚至是徒劳无功。如此"只差一点",最终只会将我们的事业推向非常危险的境地。

  1953年11月13日,丹麦首都哥本哈根。消防队的电话总机在清晨三点收到一个电话。二十二岁的年青消防员埃里希在值班。

  "喂喂!这里是消防队"。电话的那端没人回答,可是埃里希听到一沉重的呼吸声。

  后来一个十分激动的声音,说:"救命,救命啊!我站不起来!我的血在流!"

  "别慌,太太",埃里希回答,"我们马上就到,您在那里?"

  "我不知道。"

  "不在您的家里?"

  "是的,我想是在家里。"

  "家在哪里,哪条街?"

  "我不知道,我的头晕,我在流血。"

  "您至少要告诉我您叫什么名字!"

  "我记不得了,我想我撞到了头。"

  "请不要把电话挂掉。"

  埃里希拿起第二具电话,拨到电话公司,回答他的是一个年老的男士。

  "请您帮我找一下一个电话客户的号码,这客户现在正和消防总队通电话。"

  "不,我不能,我是守夜的警卫,我不懂这些事。而且今天是星期六,没有任何人在。"

  埃里希挂上电话。他有了另一个主意,于是问那女人:"你怎样找到消防队的电话号码的?"

  "号码写在电话机上,我跌倒时把它给拖下来了。"

  "那您看看电话机上是否也有您家的电话号码。"

  "没有,没有别的任何号码。请你们快点来啊!"那女人的声音愈来愈弱。

  "请您告诉我,您能看到什么东西?"

  "我...我看到窗子,窗外,街上,有一盏路灯。"

  好啊──埃里希想──她家面向大街,而且必定是在一层不太高的楼上,因为她看得见路灯。"窗户是怎样的?他继续查问,"是正方形的吗?"

  "不,是长方形的。"

  那么,一定是在一个旧区内。

  "您点了灯吗?"

  "是的,灯亮着。"

  埃里希还想问,但不再有声音回答了。

  需要赶快采取行动!但是做什么?

  埃里希打电话给上司,向他陈述案情。

  上司说:"一点办法也没有。不可能找到那个女人。而且,"他几乎生起气来,"那女人占了我们的一条电话线,要是哪里发生火警?"

  但是埃里希不愿放弃。救命是消防队员的首要职责!他是这样被教导的。

  突然,他兴起一个疯狂的念头。上司听了,吓坏了:"人们会以为原子战争爆发了!"他说。"在深夜,在哥本哈根这样一个大都会里......"

  "我恳求您!"埃里希坚持,"我们必须赶快行动,否则全都徒劳无益!"

  电话线的另一端静默了片刻,而后埃里希听到答复:"好的,我们就这么做。我马上来。"

  十五分钟后,二十辆救火车在城中发出响亮的警笛声,每辆车在一个区域内四面八方的跑。

  那女人已经不能再说话了,但埃里希仍听到她那急促的呼吸声。

  十分钟后埃里希喊说:"我听到电话里传来警笛声!"

  队长透过收发对讲机,下令:"一号车,熄灭警笛!"而后转问埃里希。

  "我还听到警笛声!"他答说。

  "二号车,熄灭警笛!"

  "我还听得见...。"

  直到第十二辆车,埃里希喊说:"我现在听不见了。"

  队长下令:"十二号车,再放警笛。"

  埃里希告知:"我现在又听到了,但越走越远!"

  "十二号车掉回头!"队长下令。

  不久,埃里希喊道:"又逐渐地近了,现在声音非常刺耳,应该刚好到了正确的路上。"

  "十二号车,你们找一个有灯光的窗户!"

  "有上百盏的灯在亮着,人们出现在窗口为看发生了什么事!"

  "利用扩音机!"队长下令。

  埃里希经由电话听到扩音机的声音:"各位女士和先生,我们正在寻找一个生命有严重危险的妇女。我们知道她在一间有灯光的房间里,请你们关掉你们的灯。"

  所有的窗户都变黑了,除了一个。

  过了一会儿,埃里希听到消防队员闯入房间,而后一个男音向对讲机说:"这女人已失去知觉,但脉搏仍在跳动。我们立刻把她送到医院。我相信有救。"

  海伦索恩达──这是那女人的名字──真的获救了。她苏醒了,几个星期后,也恢复了记忆。

  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,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方法;如果你不想做一件事,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借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