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心境 2019-08-22 17:35 的文章

职场白领“先老症” 如何积极减压

  "有压力觉得累,没压力觉得可怕",这已经成了当下中国职场人士普遍的焦虑。当压力不断增加,相当一部分人所感觉到的焦虑,就从一种普遍的情绪体验,变成了精神障碍疾病。在中国,患有精神障碍疾病的自杀未遂者中,近四成患有焦虑症。住房、工作、婚姻等成为引发城市居民焦虑的主要诱因

  世界知名办公方案提供商--雷格斯前不久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,中国内地上班族在过去一年内所承受的压力,位列全球第一。能够见证中国上班族巨大压力乃至"压力山大"的各种证据,无论直接还是间接证据、微观还是宏观证据,无疑都十分丰富。比如,普遍超长的工作时间,比如,每天2-3小时公交或地铁,比如,每天最多6-7小时睡眠,比如,吃着三流的餐饮,呼吸着二流的空气,却承受着各种一流的价格。有调查显示,中国职场人士每周工作时长超过40小时的达76.3%,其中28.8%超过50个小时。

  在如此之大的压力下,不少上班族都在找寻各种方式宣泄和释放,如今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莫过于学跳神曲《江南Style》的舞蹈或者来一句"元芳,你怎么看",就连身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也难以抵挡其吸引力。联合国微博18日发表了一篇图文微博,以潘基文的口气说:"他们让我跳《江南Style》。元芳,你怎么看?"配图则是潘基文正站在桌旁打电话,右腿微曲,似乎随时准备大跳骑马舞。

  《江南Style》为何能够如此火爆?对此,韩国有研究称该神曲内在有"科学"成分,可以让人听后感到愉快、兴奋,可以用以治疗精神疾病。不过,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主任医师陈祖辉看来,该神曲能让听者得到精神层面的放松,《江南Syle》和"元芳,你怎么看"之间有着某种共性,即都市人心理压力大,亟需找到释压突破口,神曲和神语恰好符合了这一需求。

  媒体工作压力排名居前

  如今,媒体竞争日趋激烈。读者或者观众感受到的可能只是频繁的节目、栏目改版,扎堆的新闻现场拼抢,而对媒体从业人员来说,竞争的激烈,表现在对社会肩负的强烈责任,以及对新闻事件的把握上。而同时,也体现在每一篇稿件的评价高低、每个月工作量的多少上。

  经过调查,记者们一怕被淘汰,二怕线索不够,三怕完不成任务。32%的记者认为,工作中的担忧来自知识储备不够,怕被淘汰;26%认为是信息采访源不多;17%则担心完不成任务。许多记者在采访中抱怨,觉得自己成了"码字机器",常有被掏空的感觉。而一些资深记者有时写了稿子见不了报,也比较苦恼。

  据调查,有49%的记者一日三餐"有时规律,有时不规律",36%长期处于缺觉状态,33%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是"偶尔感觉很累"。多数新闻记者感到工作压力大,有疲倦感,睡眠质量较差,食欲不振,视力差,几乎所有的人都有头痛、头昏和全身酸痛症状,而且经常便秘或腹泻。一半以上的新闻工作者处于患病、亚健康状态。有关调查数据显示,我国新闻从业人员中,已死亡的在职职工平均年龄仅为45.7岁,因病住院的平均年龄为44.2岁。

  为什么记者的身体状况那么差?有关专家指出,与记者的健康状况相对应的是严重的透支健康行为。面对沉重的工作压力和超负荷的工作,记者们对自己的健康状况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,更没有锻炼身体、加强保健的意识。"该记记不住,想忘忘不了,看电脑就发呆,躺下睡不着。"一家电视台的女记者这样描述她的生活。她说,做电视台记者要比做报社记者累,白天采访,晚上做片,根本不可能有规律地生活,身体自然也受影响。

  "熬夜写稿子,是常事。"某报社一记者说,记者的工作是不可能有规律的吃饭与休息的时间。有时候,为了配合版面策划的新闻,编辑第二天催稿,自己就得连夜在电脑前写。

  “亚历山大”的背后

  若将"你幸福吗"换成"你有压力吗",估计不会出现"我姓曾"这样的笑谈。中国人面临种种压力,已是不争事实,看看街头那焦急彷徨的眼神、来去匆匆的身影,就不难发现时下中国人真的很忙、很急、很累。

  房子、车子、票子,就足以让现代人压力不堪。买房买车是上班族们必须的"目标",而看看中国各大城市的房价就会发现,大部分人几个月的工资可能才买上一平米房,很多人想做"房奴"而不得。

  物价涨得比胡子还快,工资涨得比眉毛还慢,要想过得好,只有无奈地拼命硬干了。雷格斯的调查显示,"工作"、"个人经济状况"、"来自老板的压力"是中国人的前三大压力来源。谋求一份好工作,有一份稳定且不错的收入,无疑是大多数人追求的目标。可要有一份好收入,往往意味要付出更多,承受更多压力,在城市里,随时都会有人替换你。

  国人逃离式的减压